1. 这里是土澳首页
  2. 新闻

澳华裔医生不堪调查自杀,遗孀要求彻查事实公布结果


今年9月3日,出生于马来西亚的华裔医生Yen-Yung Yap驾车离开自己位于阿德莱德Clovelly Park的住所。两天后,经过大范围的搜索,警方在距离他家31公里的Kuitpo森林里发现了他的遗体。



今年三月,澳大利亚医疗委员会禁止Yap医生在无人监督的情况下,进行阴道分娩手术。这是因为有人投诉他使用真空吸引器,而非产钳进行接生,导致两名婴儿头骨出血。


根据南澳卫生从业者法庭的说法,2019年三月,由于多起针对Yap医生的行为和表现的投诉,委员会对他进行了谴责,并命令他进行培训。


但Yap医生辩称,他没有做错任何事情,遵循了医疗指南,婴儿和母亲没有受到长期影响。


澳大利亚卫生从业者监管局(AHPRA)本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其对Yap医生做出的处罚措施是“为了回应包括病人和医生在内的一些人对其执业行为的一系列关注。”


根据Yap医生的遗孀Loo女士的说法,进行投诉的一名产妇,分别在2015年和2018年于Calvary North Adelaide医院由Yap医生协助生产其两个孩子,并在其第二个孩子出现类似症状后,于2019年对Yap医生的临床护理措施提出投诉的。



Loo女士还表示,Yap医生的法律顾问在上诉听证会前两天辞职,并曾对上诉成功的前景并不看好,除非Yap医生“准备进行再培训或在监督下进行分娩手术。”


Loo女士在10月26日写信给AHPRA,要求它完成对其丈夫的所有调查,并“为了公众利益”公布全部调查结果。


国家卫生从业者监察员曾于9月1日致函Yap医生,告知其已就他对AHPRA和医疗委员会在其案件中的行为的投诉展开调查。


据悉,Yap医生曾在阿德莱德大学接受过培训,同时也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皇家妇产科学院的研究员。在去世前,他曾留下文字,表达了他对医疗委员会调查的明显不满。



在一张留给妻子的字条中,他写道:


“在这个阶段,我的产科实践受到了永久性的损害,我无法继续我的职业,照顾那些希望得到我的帮助的病人。”


“AHPRA和医疗委员会的持续骚扰将使我在精神和情感上受到创伤,在专业上无法照顾我的病人,在经济上无法照顾我们的孩子。”


“他们在滥用权力,公众和我的职业竞争者都知道如何利用AHPRA作为工具来骚扰无辜的医生。”


Loo女士说,她丈夫的法律团队曾聘请四名医生出具专家报告,发现他在整个生产过程中没有任何错误。


在他电脑上发现的另一封未注明日期的信中,Yap医生写道,他因不使用产钳而受到“惩罚”。


“在我看来,由于医疗委员会的裁决,分娩创伤的发生率可能会上升……我坚持患者的意愿,继续(原文如此)使用。”


AHPRA曾在9月21日致信Yap医生的保险公司的律师Jaswinder Sekhon,提出在Yap医生无法提出自己的意见的情况下,给出调查结论是“不合适的”。


AHPRA在本周的声明中称,由于Yap医生身故,故已不存在公众的医学风险,因此决定停止调查。


但Loo女士在致AHPRA并抄送州长Steven Marshall办公室和工党参议员Penny Wong的信中表示,不完成调查是 “不可接受的”。


“这让我很心痛,他是一个喜欢为所有事情寻找解决方案的人。”


“也许他的生命很短暂,但他的一生已经做了很多事情。我现在需要经历一些非常艰难的事情,说实话,我现在还不敢相信这一切……但我告诉自己,我必须要坚强,我有三个孩子要照顾。”


AHPRA正在协助警方为南澳验尸官准备一份报告。




问题征集


你在澳洲生活都遇到了哪些疑惑,或有不知道如何解决的问题?现在大家可以将这些问题发送至:quanzi@sydneytoday.com,我们将邀请专业人士在即将上线的新平台上帮助大家解答,敬请期待吧!


好文!必须点赞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今日墨尔本):

发布者:小编,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funnyoz.com/21543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