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这里是土澳首页
  2. 新闻

澳华人司机群起登门讨薪,神秘女当街咆哮!记者手机被抢,旅游业利益链浮出水面


为追讨被拖欠长达一年的薪酬,悉尼多名旅游业华人司机上门讨薪,没想到公司负责人与“上游”购物店老板因账目纠纷“撕破脸”,当街指着鼻子对骂。

双方路边起争执(图片来源:今日澳洲App)

到底是车队接“私活”账目不清,还是购物店老板故意“赖账”?双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当记者陪访时,被涉事一方阻止拍摄和抢夺手机。

租车公司停业,华人司机欠薪一年

疫情爆发后,国内的旅行社停止赴澳组团游,导致澳洲旅游链上的租车业陷入困境,数名华人司机薪资被拖欠。

老江(化名)曾为这间悉尼租车公司工作,负责载送中国旅行团往返于机场、酒店与景点,按行程远近收取报酬。就司机一职而言,单日收入介于$60-150澳元不等。

租车公司巴士(图片来源:供图)

今年2月后,没有中国旅行团赴澳,租车公司停工,老江也失业了。但自去年10月至今年1月底,他还有总计$1万多澳元的报酬未拿到。

几乎每个月,老江都会向租车公司追讨,但负责人表示,由于“上游”购物店没有结算租车费用,他们也没钱付给司机。

老江只能等下去。他理解疫情期间大家都不容易,“但等一年确实有点久了。”

老江手持报酬发票(图片来源:今日澳洲App)

据称,包括老江在内的数名司机,总计被该租车公司拖欠数万澳元薪酬。

没钱发工资?负责人:16万“车账”未结

不过,被指欠薪的两名负责人Mike与Jenny(注:均为化名)却向记者大吐苦水。

他们介绍,租车公司目前拥有11台车,由两人负责公司整体运营,包括“买保险、付油费、给司机排班和开工资”,但“老板”另有其人。

记者被告知,租车公司“老板”为Donna(化名),她同时还独立运营另一家公司,开办购物店销售“澳洲土特产”。

Jenny说,车队服务于Donna的购物店,车辆产生的一系列费用也都是她定期结算,这笔费用被称为“车账”。

租车公司停业前,每2-3个月,Donna会支付租车公司车账。但是自去年9月至今年1月底,却仍欠款$16万未付,导致公司难以为继。“经营不下去,更别说给司机发工资了。”

她说,自己从今年1月便开始向Donna追款,期间Donna也结算过一部分,但每次付款都“连拖带欠”。“假如这个月应该付$5万,她可能只付$2万……长期如此,公司入不敷出,怎么给司机发工资?”

司机讨薪无进展,租车公司的运营也陷入困境,两人与司机们决定去Donna家“讨说法”。

为进一步了解情况,记者也随同前往。

“带一大帮人来抄家?”当街爆激烈争吵

原以为见面好交流,没想到双方因为金钱纠纷“撕破脸”,一度站在街边指着鼻子对骂。

10月14日上午,Jenny、Mike和数名司机前往Donna家。

澳华人司机群起登门讨薪,神秘女当街咆哮!记者手机被抢,旅游业利益链浮出水面

众人登门讨薪(图片来源:今日澳洲App)

得知众人前来讨薪,Donna面露不悦,“带着一大帮子人来我家干啥来了?抄家来了?”一边拿起手机扬言要找律师、报警。

现场记者尽管佩戴了记者证表明身份,Donna仍一度走到马路边推搡摄像机,并抢夺记者手机。

澳华人司机群起登门讨薪,神秘女当街咆哮!记者手机被抢,旅游业利益链浮出水面

推搡摄像机后,抢夺记者手机(图片来源:今日澳洲App)

双方对峙时,对这笔$16万的款项各执一词。

Donna称,由于租车公司内部“账目不清”,目前还在“对账、审计”阶段,“不能你问我要多少,我就给多少!”

但Jenny表示,自己早已提交过账单,对账却迟迟无进展。

而Mike称,审计租车公司账单与支付车账并无关系,“一码归一码!租车公司已经提供服务了,先把欠了的钱还了!”

3人争执不下,在街边一度大声争吵。

最终,Donna指着司机说,隔日由她亲自和大家对账。“直接对你们(账),(报酬)直接转给你们,然后我们再对车公司。车公司的账一塌糊涂!”

逐一对账,车队被指涉嫌接“私单”

15日上午11点,Jenny、Mike与7、8名司机前往Donna位于市中心的购物店。店门紧闭,Donna夫妇、总经理和会计在店内等候,让司机逐一进店对账。现场视频(视频来源:今日澳洲App)

记者在老江打印好的纸质发票上看到,上面记录了去年10月至今年1月的出车记录,有旅行团编号、出车日期与相应报酬。

老江进店后,会计出示一份租车公司开具给购物店的发票,与老江的发票核对后发现,部分费用已支付,但老江表示并未收到报酬。

后续又有数名司机进店核对,不少人被告知,购物店已将10月和11月的相关费用付给租车公司。

澳华人司机群起登门讨薪,神秘女当街咆哮!记者手机被抢,旅游业利益链浮出水面

司机们在店外等候(图片来源:今日澳洲App)

对账时,Donna告诉记者,在老江的发票上,还有几条车辆前往其他竞争对手购物店的记录,她认为因此产生的费用不应由自己的购物店来支付。

“你看看,不对账能行吗?租车公司的账一塌糊涂!”她说。

“对账只是‘赖账’的借口”

如果真如购物店所说,11月前的租车费用已支付租车公司,为何司机迟迟没有收到钱?记者就此再次询问Mike与Jenny。

他们表示,由于购物店经常拖欠和迟付“车账”,导致债务积压,每月付完保险与油费后便所剩无几。

澳华人司机群起登门讨薪,神秘女当街咆哮!记者手机被抢,旅游业利益链浮出水面

租车公司车辆(图片来源:供图)

而对于车辆出入其他购物店,他们称,只是“帮忙”。

“比如高峰时段,一天有十几个团。我们的车不够,就会问其他公司借;其他公司车不够的时候,我们也会借给他们。”

Jenny称,向外租借车辆产生的收入都会打到公司账户,Donna与总经理都下载了与公司账户关联的App,可以查看每一笔收入与支出。

她和Jack都认为账目“很清楚”,“‘对账’只是‘赖账’的借口。”

Mike与Jenny稍后进店协商,迟至下午约3点,记者被告知,去年11月前的账目已经核对清楚,Donna同意支付“拖欠的$3.6万‘车账’尾款”。

两人表示,对于12月和今年1月的“车账”,购物店提出需等旅行社复工,进一步核对后方能结算。不过,双方并未对此达成一致。

下午4点,老江发微信告诉记者,已经收到10月和11月的工资,感谢记者陪同。

“虽然还有一半没结,但至少可以缓口气了。”他说。

合作伙伴?股东?老板?涉事人关系成谜

在今次纠纷中,租车公司两名负责人称Donna持股40%,表示整个车队全部服务于她开设的购物店,并坚称Donna就是租车公司“老板”。

不过,记者查询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ASIC)的企业信息,并未看到Donna的名字,该间租车公司现任董事仅为Mike与Jenny两人。

记者询问二人,是否可提供Donna在租车公司拥有股份的证明,以及租车公司的车辆全部服务她的购物店的相关协议证据,被告知仅为口头约定,无法提供。

而在记者两度陪访司机登门讨薪的过程中,Donna对于自己在租车公司中所担任的角色又表述不一。

双方当街指鼻对骂那天,她最初自称与租车公司为“合作伙伴”,后承认是“股东”,骂战结束后,现场对司机自称“老板”。

澳华人司机群起登门讨薪,神秘女当街咆哮!记者手机被抢,旅游业利益链浮出水面

(图片来源:今日澳洲App)

而次日在购物店内对账时,她向记者强调,司机们应当向Mike和Jenny讨薪,与自己无关。

10月19日,记者致电Donna,希望厘清涉事3人和两家公司之间的关系,但她以“公司事务”为由拒绝进一步沟通,“联系我律师好吧?你有什么资格问我?”

发稿前,记者得知,司机老江仍未收到12月与1月的薪酬。

今日澳洲App将继续关注后续进展。

(记者 Sophia Ethan)




问题征集


你在澳洲生活都遇到了哪些疑惑,或有不知道如何解决的问题?现在大家可以将这些问题发送至:quanzi@sydneytoday.com,我们将邀请专业人士在即将上线的新平台上帮助大家解答,敬请期待吧!



好文!必须点赞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今日墨尔本):

发布者:小编,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funnyoz.com/21150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