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这里是土澳首页
  2. 新闻

14天的“囚禁”生活 | 84岁华裔老太独自赴澳隔离,不谙英文、健康欠佳,她挑战成功全靠两个字


近日,84岁高龄的马来西亚华人读者谢芳芳向今日澳洲App投稿,回顾自己疫情下从吉隆坡飞抵悉尼的旅程,以及讲述在酒店独自隔离14天的辛苦和乐观。



以下为谢女士以第一人称讲述全文:


《我的经历:从吉隆坡到澳洲的14天酒店隔离》

作者:谢芳芳


只相隔几个位,就像隔着一大叠钞票


以健康为由,女儿安排我飞去澳洲团聚方便照料。新冠肺炎期间,办理出入境签证手续和买了机票不能确定起飞时间就够我们头疼。


今年6月份就买了往悉尼的机票,但由于马来西亚多次实施行动管制令,加上当时澳洲政府下令每天只允许区区350名来自世界各地的乘客入境悉尼机场,每趟航班的人数又不能够超过30人,所以马航为了减少成本就取消很多航班,我的行程也多次被更改,一拖再拖到10月底。


每次都要把行李和包裹取出来又放回去,整理了无数遍。很多朋友和家人为了欢送我,从6月份开始就请我吃很多顿饭,我感觉好像 “狼来了的故事” ,到最后都不好意思告诉大家我的行程了。


示意图(图片来源:网络)


女儿生怕马航再次拖延或取消航班,导致签证和警方相关文件等出现麻烦,所以马上把我的机票升级到头等舱。


头等舱的如期飞行机会比较高,但这段期间水涨船高,机票更是一票难求,大女儿毫不犹豫就付了整整一万三千元马币才订购到的头等舱!


马航也只能载送区区30人,本来坐经济舱就可以很舒服,何必买头等舱呢?跟头等舱只相隔几个位就像隔着一大叠的钞票,票价还多了一位数,上万元啊!到现在还觉得心疼!



10月初的一天傍晚,突然接到澳洲大使馆的电话告诉我,后天一大早有班机飞去悉尼,让我决定是否提早启程。


这几个月的晚上,一想到要独自过机场海关还要强制性的14天酒店隔离,我就失眠。


拖下去只有增加不确定感。所以我下定决心,在不足两天的时间内通知亲朋好友,收拾行李文件,单刀赴会!


“潜逃国外多月,如今插翼难飞”的奇妙感觉


在吉隆坡国际机场的出境手续顺利。由于疫情关系,头等舱的贵宾候机室关闭,诺大的机场处处水静河飞。有些店铺关闭了,让我很吃惊,再也没空为高昂机票心疼了!


经过8个多小时的飞行,睡了又醒,醒了又忐忑不安,然后又昏天暗地睡回去,总算抵达悉尼。


悉尼机场一改往日的拥挤,不必排长龙就迅速办理了入境手续。从过海关到测量体温,全程都有机场人员、澳洲军人、澳洲警察和医务人员在旁指引,踏出机场就立马被带上巴士,3个行李早已被澳洲军人搬运到巴士。


14天的“囚禁”生活 | 84岁华裔老太独自赴澳隔离,不谙英文、健康欠佳,她挑战成功全靠两个字


上了巴士,门自动关闭再也出不去,然后有人帮我接通手机上网,整个行程出乎我意料的不费心神,却也让我有一种“潜逃国外多月,如今难逃法网,插翼也难飞”的奇妙感觉。


酒店都是政府防疫部门随班机分配的,不能选,也不能换。


此时巴士要往哪儿去,是去条件不好的旅馆呢?还是市内5星级大酒店呢?都有可能。只能看运气了。


我的孩子孙子都住在市中心,担心我被派往离市中心偏远及条件不是太好的旅馆。


我不担心。反正安全抵达悉尼,到哪个酒店都是要强制14天隔离,既然一切不受我控制,我又何必太操心?!


14天的“囚禁”生活 | 84岁华裔老太独自赴澳隔离,不谙英文、健康欠佳,她挑战成功全靠两个字


晚上9点多才抵达酒店,虽然疲惫不堪,我还是逼自己专注,赶快拍照寄给女儿让他们知道我住哪个酒店。


真幸运,我被派往市中心5星级酒店喜来登(Sheraton),以前我多次来过这里的餐厅吃自助餐,开车去悉尼歌剧院也只不过10多分钟。女儿得悉我住的酒店也松了一口气,从她们住所搭乘火车来找我,全程也只不过30分钟。


煎熬15小时后,严峻考验正式开始


到了酒店大堂,政府人员、警察和医务人员已经恭候多时,帮我量体温和填写基本资料。没人翻译,我只好用我有限的英文问酒店服务生,能不能给我无地毯的房间,因为我有哮喘,酒店人员微笑摇头。


我需要呼吸新鲜空气,有能打开的窗口吗?答案是不行。有阳台的房间呢?更休想!


14天的“囚禁”生活 | 84岁华裔老太独自赴澳隔离,不谙英文、健康欠佳,她挑战成功全靠两个字


除非有医疗报告证明我是正在服药的精神病人,到时就可能被迁往郊区的小旅馆。最后,我听天由命,让服务员帮我搬行李,帮我连接手机上网,领我到7楼的房间,然后他马上就取走了房门卡。那一刻,我正式与众人隔离。


看到14天所需的毛巾、垃圾袋等必备生活用品和咖啡等饮料,我知道这将是我抵达悉尼后要完成的14个24小时,也是对我这个年过80、不谙英文、且此刻健康欠佳的老人一个严峻考验的开始。


14天的“囚禁”生活 | 84岁华裔老太独自赴澳隔离,不谙英文、健康欠佳,她挑战成功全靠两个字


我知道家人朋友都为我此行担心,而我从一大清早起床去吉隆坡机场一直到抵达悉尼酒店,煎熬了整整15个小时,过三关斩六将,哪再有精力去操心?


房间很大。整个套房都是用天然橡木做设计材料。双人大床、一套沙发床、一套办公座椅、3张大小不一的桌子、有浴缸和花洒的大浴室,并有冰箱、咖啡机和电视。感觉很舒适。


14天的“囚禁”生活 | 84岁华裔老太独自赴澳隔离,不谙英文、健康欠佳,她挑战成功全靠两个字


特大的窗口虽然打不开,却能望见一片郁郁葱葱大树林立的海德公园。


翻查网上资料才知这是澳洲最古老的公园,有将近200年历史。遥望窗外,我还不知道接下来的14天会怎么过。


“这酒店老板很有可能过去是开农场养猪的”


每天的早餐7点30、午餐11点30和晚餐4点30,酒店服务生会准时送到房间门口,按铃然后在不到15秒的时间内迅速“消失”,我都会戴着口罩去门外取餐。


我得小心翼翼,确保拿食物托盘的时候不会把自己反锁在门外,没有门卡也无法用电梯,麻烦可大了。虽说每层楼都有一名政府保安人员驻守,但我还不曾见过。


每天的早餐基本上都是汉堡包、法国面包、饼干、牛奶麦片、乳酪酸奶、水果、火腿香肠、牛油鸡蛋之类。


14天的“囚禁”生活 | 84岁华裔老太独自赴澳隔离,不谙英文、健康欠佳,她挑战成功全靠两个字


午餐和晚餐几乎天天都不同,种类蛮多,有越南三文治、印度素咖喱饭、西式大羊扒、日本寿司、非洲小米沙拉、煎鱼、烤鱼、印度咖喱鸡、炸春卷、西式烤羊腿、意大利面等。


喜来登酒店规定,一旦我们这些强制14天隔离的住客退房了,所有没用过的毛巾被单枕头套等等都要洗换,所有吃不完的甚至包装完好的都要丢弃。


14天的“囚禁”生活 | 84岁华裔老太独自赴澳隔离,不谙英文、健康欠佳,她挑战成功全靠两个字


平日里我就不爱浪费食物,对着一大堆吃喝不完的,都尽量放入冰箱,或把它包好放入行李。有些羊扒烤鱼简直就是给日本相扑吃的,份量太大,吃不完也只好扔了,很可惜。


到了第5天,我女儿索性打电话请酒店每日只给我牛奶和酸奶作早餐,结果酒店给我的早餐是一大瓶鲜奶和3瓶酸奶!可以打电话点餐,他们会尽量满足需求,每天只有供应过剩,没有饿肚子的机会。


14天的“囚禁”生活 | 84岁华裔老太独自赴澳隔离,不谙英文、健康欠佳,她挑战成功全靠两个字


我在想,这酒店的老板很有可能在过去是开农场养猪的。


酒店配餐虽很丰富,毕竟不是每样都合我胃口,但看得出酒店很有良心,每一天的配餐都花了心思,确保营养均衡,有素有荤,水果甜品零食应有尽有,更何况这14天吃住都是完全免费的,我还要嫌三嫌四吗?有时孙子和朋友会买小吃给我,小女儿会带来她煮的黑豆豉蒜米辣椒、黄姜饭、四川水煮肉片给我。


从7楼窗口眺望女儿,看似很近却又相隔万里


从抵达悉尼开始,我一共有5次体温检查和两次新冠肺炎核酸检测。核酸检测不是强制性的,你可以拒绝。


每一次的拒绝就要延长酒店隔离10天。吃住要自费。我当然拒绝 “拒绝” !

入住酒店的每一天都有人打电话询问我的健康状况。到了第3天和第10天早上,医务人员会敲我的房门,然后我要戴着口罩开门,先询问基本健康状况。


14天的“囚禁”生活 | 84岁华裔老太独自赴澳隔离,不谙英文、健康欠佳,她挑战成功全靠两个字


量我体温,再让我拆开口罩,背紧贴着房门,他们用棉签在我鼻腔和喉咙处提取样本,整个过程不到3分钟。本来以为可以趁这次检测踏出门外呼吸新鲜空气,原来还是 “固步自封”。


相信我是这批酒店隔离人群中唯一超过80岁的。我有哮喘、不谙英文。14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最重要的还是心态。


14天的“囚禁”生活 | 84岁华裔老太独自赴澳隔离,不谙英文、健康欠佳,她挑战成功全靠两个字


我明白越是焦急烦躁,血压越偏高,哮喘加剧。即使被送入医院,出院后还是要被逮回酒店隔离。所以,我为自己规划每日时间表。


三餐时间稳定,早上在酒店步行1200步;中午看电视和手机读新闻;接听来自各方的亲朋好友的电话、上网、洗衣和消毒房间浴室;每晚做记录,然后就寝。


偶尔,女儿来探望我,也只能从7楼的窗口眺望她在大树底下纤瘦的身影,不断挥手,看似很近却又相隔万里,无限感慨。


14天的“囚禁”生活 | 84岁华裔老太独自赴澳隔离,不谙英文、健康欠佳,她挑战成功全靠两个字


有生以来从没经历过这不一般的疫情,没犯罪也要强制14天封关在别处不能回家。除了医务和酒店一些工作人员,基本上我是生人勿近,足不出户,绝不允许随意抛头露面,丢人现眼。


幸运的是,两次检测都是阴性,一切正常。


“酒店全面解封那天,我想我会再来这里”


在第13天早上,他们就给我《隔离证明书》、几份文件、从我房间走到酒店大厅的路线图,以及隔天的流程表。还给我戴上标识手环。没有这手环,保安不会让我踏出房门。


第14天早上,我把行李都整理好。吃过早餐和午餐,就耐心等到傍晚4点出关。


酒店人员会帮我搬运行李到大堂,做最后一次体温监测和登记。然后会把我送到酒店后门出口,等家人把我接回去。


14天的“囚禁”生活 | 84岁华裔老太独自赴澳隔离,不谙英文、健康欠佳,她挑战成功全靠两个字


除了我们这些住客,其他外人一概不准进入酒店。还好,人人都有手机联络在外等候的人接应。酒店全面解封的那一天,我想我会再来这里的。


最高兴的,除了终于见到久违的家人之外,还证明了自己能面对挑战,走出焦虑。


在此告诉大家,年龄不是大问题,最重要的是心态和情绪上的控制。


酒店外面的世界难道就毫无烦恼吗?不可为14天的“囚禁”生活而发脾气伤害自己。


既来之则安之,只要调和心态,每一天就能平静度过。


以上为谢女士投稿全文。




问题征集


你在澳洲生活都遇到了哪些疑惑,或有不知道如何解决的问题?现在大家可以将这些问题发送至:quanzi@sydneytoday.com,我们将邀请专业人士在即将上线的新平台上帮助大家解答,敬请期待吧!



好文!必须点赞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今日墨尔本):

发布者:小编,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funnyoz.com/20932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