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这里是土澳首页
  2. 新闻

悉大学生会主席:一年$4万学费就是上网课,中国留学生很不满


一些对远程学习感到失望的留学生对支付全额费用感到不满。与此同时,尽管一些悉尼的大学正在努力恢复更多的面授课程,但线上课程还是在不断扩大。


大学正在提供一些面对面的课程,包括校园内的研习课程和实验课程,但许多课程,包括那些通常在大讲堂里讲授的课程,现在都在网上讲授,以满足COVID-19的安全限制。

20岁的悉尼大学艺术系二年级学生Cooper Forsyth表示,他所有的课程都是在线的,但他更希望参加现场教学。

“肯定的,我是越来越厌烦了,在网上上课更难受。但另一方面是有对一些住得挺远的学生而言他们得到了更多上课机会,”Forsyth说道。

Forsyth还表示,在线辅导课程的人数已经发展到了40名之多,这使得合作难度加大,在课堂上发言的时候也更加没有信心了。

即将上任的悉尼大学学生会(SRC)主席Swapnik Sanagavarapu说,他最初选择参加在线课程是为了避免冠状病毒的风险,但现在很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在线学习给老师和学生都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他们发现更难参与其中。

Cooper Forsyt(左)和Swapnik Sanagavarapu(右)(图片来源:SMH)

“在线学习更容易让人分心,所以更难调节自己的学习。我认为这降低了我学习的严谨性,因为我已经失去了原有的那种讨论能力。”

在任的学生会主席Liam Donohoe说,尽管一些弱势学生更喜欢在线学习,远程课程的授课方式也有所改善,但‘绝大多数学生都非常希望回到现场教学的形式’。

“比起实际的学习体验,更让学生们感到沮丧的是,即使他们完全是在远程学习,但是仍要为此支付同样的费用。有很多中国留学生每年支付高达4万多澳元的费用,但现在却坐在笔记本电脑前上课,他们对自己仍然需要支付同样的费用感到非常不满,”Donohoe说道。

(图片来源:网络)

悉尼科技大学(UTS)校长Shirley Alexander教授表示,虽然该校已经提供了现场课程,但大多数学生还是选择了上网课。

她说,在曾经选择了现场课程的学生中有53%的人“相当迅速地选择再次上网课,因为他们开始担心确诊人数会增加”。

“如果感染人数保持在低水平,我们真的希望能在下学期在校园里做更多的事情,” Alexander教授说道。

悉尼科技大学(图片来源:SMH)

悉尼科技大学一名发言人说,该校大约三分之一的教学活动是在校园里面对面地进行的,三分之二是在网上进行的。

麦考瑞大学一名发言人说,“约40%的学生正在参加一些校内教学活动,但所有授课仍在网上进行”。



好文!必须点赞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今日墨尔本):

发布者:小编,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funnyoz.com/19673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